军训 军人 军中学

归义中学军训
开学前,我们高一新生就参加了军训,这是我第一次接触真正的军人,体验到军人的苦乐与情怀。我为我有一段这样的美好的生活而感到骄傲。

军训那段充满汗水和笑声的日子是多么令人难忘。

一、普通与不普通

教官来了,半新的军帽,半新的军服,半新的解放鞋。漆黑的肤色,壮实的身材,这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军人形象离我们的想象太远了。

教官的普通,仿佛擦去军训中的一切不可捉摸的神秘,带来了一种莫名奇妙的平淡。失去了神秘感受,我们的纪律也就失去了约束,交头接耳的分贝逐渐增大了。

“立正!”

教官威严的口令,声音非常洪亮。我们即时都站好了,谁也不敢说话了。

“同学们,我叫杨雷。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们的教官。现在我宣布军训纪律:训练时间不准讲话,不准笑,不准东抓西挠。原地休息时也不准讲话,不准蹲在地上……还有,不要迟到。谁要是违反了,先站上10到20分钟再跟你算账……”

他挺着身子,板着脸,讲着很流利的普通话。一大堆的“不准”,差点没把我的舌头给吓出来。

是啊,解放军的纪律就是不普通!

既短暂又漫长的六天,他却让我们懂得了普通与不普通并不能一下子就能辨别。

二、身不动与心想动

“你们的立正姿势啊,我真不敢想象!没挺胸就不说了,有的耸耸肩,有的还不知道收腹,叫他挺胸呢,他却把肚子给挺出来了。”

“笑什么!严肃点!大多数同学把脚并得紧紧的,这就更错了……”

杨雷教官边讲解,边纠正我们的动作。

“好,现在就站20分钟,动作别变形。”

站就站吧!可是没过一会儿,就有人憋不住了。

“不要动!才过了10分钟呢!”

“能动了吗?”在剩余的10分钟里,这句话在我的心中重复又再重复。人就像被“点穴”了一样,浑身的骨头酸溜溜的,手指有点发麻,那股酸麻不住的往鼻子上窜,在腿里、腰里、在肩膀上和脖子上放肆的打转。弯一下腿吧,不行,幅度太大教官正“虎视眈眈”呢!我正想沉一下肩,杨教官发话了:“最后一列第四个,挺胸!第一列第四个的眼睛在转什么?动?再动,就不想让我喊稍息了吗?”

“教官啊,我真的想动一动啊!”我的心在疾呼,可是又不敢喊出来!

身不动,心却在动,这就是军人在制造“矛盾”来锻炼我们的意志。

三、雨水、汗水和口水

秋雨洒下来了,可是我们的训练还在继续。凉爽的天气,加快了汗水的蒸发,雨水从外面湿进来,汗水从里面渗出去,浑身粘乎乎的。那挂在鼻子上的不知道是汗水还是雨水。杨教官那嘶哑的声音时断时续,显然,他已喉干多时了,仍却一丝不苟的训练着我们。

虽然,我的心像是铅一样往下沉,手臂机械般来回摆动,脖子似乎也有点僵在那里,但是看到杨教官精神抖擞的样子,我的步伐却丝毫没有软绵。我们全班同学的步伐都没有软绵……虽然幼稚却很自在。

“立正!好。”杨教官满意的笑了。可是因为喉咙干渴,他那个“好”字几乎已经发不出声来了。

开训以来,那雨水和汗水尽管从头淌到脚,却丝毫润不到军人的喉咙,不需要的和需要的往往却结伴而来。

四、笑声、掌声与心声

那一天,我们和杨教官一个星期来所付出的努力与辛苦得到了回报,会操时我们班得了操练高分奖,大家高兴的笑了。但是也是那一天,杨教官要走了,不管我们多么的不愿意。

几天的相处,几天的立、走、蹲、爬、滚在一起,我们的心也在一起了,我们的心也一样的激动。杨教官要走了,当他向我们深情的敬军礼的时候,大家竟然激动得除了拍掌还是拍掌。大家的心在互动。

谁都装作没看见部队来接教官的车,谁都装作没听见教官集合的三遍哨声。杨教官被我们重重的围住,他在笑声中抬起头来,我喊了一声“敬礼”,并握一握他的手,再戴一戴他那顶正在的军帽,向他行了一个最标准的军人礼!

杨教官走了,我们毫不掩饰地任那久已在眼眶中打转的泪水落在脸颊:为那不会再有的日子,也为那永存心底的友情。

再见了,同甘共苦的杨教官!

再见了,潇洒难忘的军训!

【作者:023 严秋萍  原文首发归义中学校刊《丑黑马》总第27.28期合刊上 】

如需转载本文,请联系韦庆东,谢谢!本文链接:创作屋 - 韦庆东的原创博客 » 军训 军人 军中学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