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年前岑溪归义中学校刊《丑黑马》(总第26期)我和其他同学发表的文章合集(三)

姥姥也赶时髦     01 丁叶泽连
—般来说,老人年迈了,吃、食、穿、住都不想那么高档,只求是平平凡凡,开开心心地度过自己的晚年就好啦。但是,在暑假里,我却发现一件新鲜事:时代变了,老人也赶时髦了。
老人赶时髦,在大城市来说是最平常不过了。然而在农村,那就成了大家的焦点新闻了。
今年暑假,我住在姥姥家。爸爸还特地从广东买回几样礼物,送给姥姥。在这些礼物中,姥姥一眼就相中的是一件广东产的纯真丝的衬衣和一双黑亮亮的黑皮鞋,鞋面还印着一朵花呢,爸爸开玩笑地说:“妈,今晚你敢穿着这鞋和小连一起出去走走吗? ”姥姥满自信地说:“敢,怎么会不敢呢!”
过了一会儿,大家吃饱晚饭。姥姥从她房间出来了,全家人都像爆炸似的笑了,你知道为啥?只见姥姥穿希她的时髦新衣新鞋站在我们面前,仿佛一下子年轻了二十多岁,真的是让人难以置信。姥爷先发制人:“别穿了,老太婆,挺大岁数了,你还学人家一样赶时髦,就不怕别人笑破肚皮。”我满脸微笑地说:“姥爷,都21世纪了,你怎么老是思想封建,俗话说:爱美之心,人人皆有。”弟弟在一旁看着,也赞同我的说法。表妹也站在我这一边。爸爸用赞赏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姥姥:那件真丝衬衣,式样新颖,穿在姥姥身上,像是年轻了二十多岁。姥姥站在衣镜前,一会儿看看脚上,一会儿又侧着身欣赏自己的身材,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脸。这时,她越看越高兴,竟连着做了几个优美的迪斯科舞姿。 “哈哈……”全家人却笑得前俯后仰。
说起來,受人称赞的感觉还真的不错,刚才和姥姥一起出去散歩时人们都惊讶得不停地称赞,我看在眼里,喜在心上。
这可算是我在这暑假期里遇到的一件新鲜事,你觉得呢?
————————————————————————————————————————————————
我家在中秋月圆夜     02甲 郭宝穗
中秋节到了,学校与双休假日调课,放了两天假,我和同校读书的姐姐兴冲冲地回家去。
回到家里,家中已是一派闭圆的气氛。在家人的身上透露出一种节日的快乐,每个人脸丄的笑容美丽得像是朵朵绽开的花。我和姐姐看到这情景,也高兴地放下背包,和家人聊起天来。我谈了一会儿,爸爸从楼上下来,见我和姐姐回来了,又加上过节大家能欢聚一堂,便微笑着大声说:“今天晚上我们一边赏月,一边烧烤,怎么样? ”只见弟弟和妹妹们都高兴得跳起来,还拍着小手说:“耶!耶!今天晚上烧烤啰!太好了!”妹妹和弟弟之所以这样高兴,是因为正月初五的时候,姑姑们上我家烧烤过一次了,那气氛、那味道大家的印象是比较深刻的。
当日中午,爸爸便上街买了烧烤的配料以及烧烤要用的木炭。
饭后,大家便上楼看电视。妈妈和弟弟叫我跟他们一起拿水果、月饼上楼让大家吃,约到了八点十分时,弟弟便提出出去烧烤的建议得到大家的一致赞同,于是大家纷纷地下楼忙开了。
我们架好了盆子,放好了炭,点燃了火。可弟弟嫌火不够大,便用嘴吹。不一会儿, 弟弟的脸上沾满了灰,变成了大黑脸。大家笑他他还不知是怎么一回事,也跟着傻笑起来。然后,大家便拿烧烤叉将鸡翅串起来,每人拿一根,放在盆子上烤了起来。这时,全家都围在火盆旁,就连百岁高龄的曾祖母也不例外。
月亮升到了高空,大家都把自己的食物烤好了。就你吃一口我的,我尝一口你的,评说着谁烤得好吃。全家人就这样围在火盆边吃着烤肉和月饼,也一边在月亮下说着、笑着……
人逢喜事精神爽,月到中秋分外明。今天的中秋夜晚,月儿似乎特别圆,因为国昌家和人更爽。
————————————————————————————————————————————————
雨中即景       00己 冼妙焕
炙热的太阳煎着没有一丝云遮盖的大地,热得人喘不过气来,老老少少,集合在大树下,听着一 位八十多岁的老人讲《新白娘子传奇》里的后卷。 树叶上沾满灰尘,显然,很久都没有下雨。在座的各位,说的滔滔不绝,听的津津有味。
忽然,大风四起,天一下子变得乌黑,乌云沉甸甸地压在大树上,正像老人说的打倒《雷锋塔》似的。大家了望四周,东家大叔的谷子和西家大婶的柴正在地上一丝不动。一下子,大树下的人不见 了,有的收谷,有的收柴,大家好像训练过似的,都争分夺秒地进行“抢救”。收完谷子的一看,柴也收完了,大家面面相戲,都会心地笑了。
风停了,雨也停了,《雷锋塔》终于给倒掉了。天边出现了一条七色的彩虹,正照耀在人间。大家聚在一起,树叶像得了生命泉,光芒四射。那老人说:“白娘子许仙因为在人间为人民造福和为民除害,终于升入了天堂。”大家不约而同的说:“当然,好心得好报。那法海呢,当然躲入蛤蟆的肚子里。因无处可逃,所以走投无路。这活该!
今天我听到的看到的,深有感触:“好有好报.恶有恶报”一点也不假。
————————————————————————————————————————————————
我的雨情        01己 徐琼
小的时候,我特别喜欢下雨。听妈妈说,我出生的那一天,天下着雨,而我出生后. 却不哭不闹,而是在妈妈的怀抱里,睁大着眼睛在听着雨落在地上的滴答声呢。因此,爸爸给我起个小名——欣雨。也许是这个缘故吧!毎次下雨,我都会打着伞赤着脚走出去玩水珠呢,玩得不亦乐乎时,耳旁就会响起妈妈心疼而又略带责备的声音:“欣雨,回去啦!否则会……。”
我长大了,上了六年级,不再像小时那么幼稚了,可我对雨还是那么感兴趣。下雨时候,我不再出去玩水珠,而是在自己的房间里,趴在书桌上,看着雨滴一滴一滴的打着玻璃窗,听着那好像音符的滴答声,心里惬意得很。
上中学了,无忧无虑的日子离我而去,陪伴我的是烦恼和一大堆等着我做的作业。记得有一天,我的脑子甩又是—片混乱,不知何时,天又在下着雨了,不大也不小,但是足以淋湿我的衣服。“就让他淋吧。”我想。
这时,雨下得越来越大了,滴滴答答地落下来,也落在我的身上。落在我脸上的雨, 是那么的温柔,并不是那么的刺冷。溫柔得好像要把我脸上的皱痕抚平似的。雨,落在我的头上,好像落进我那模糊的脑子里,把我淋醒,让我淸楚感觉到,我又充满希望了。
回到家时,我己经变成“落汤鸡”了。妈妈还是像小时候对我那样,心疼又略带责备地说:“欣雨,你怎么……?我没有回答,只是在笑……。
自此以后,每逢有什么心烦事,我都会出去淋雨,回来时,我己经……
朋友,如果你不信,可以试一试啊!
————————————————————————————————————————————————
校园女孩       01 丁邓月明
女孩是多愁善感的,是冰清玉洁的。
校园女孩具有自己独特的风格,就像小桥的流水,就像高山的云海。她们是浪花里一支激荡的歌,她们是静夜中一阵最温柔的风。
校园女孩的心怎么也猜不透。校园女孩的故事更是一个色彩斑阑的梦,校园女孩爱把自己的小秘密悄悄锁进日记本里,喜欢三三两两讨论最近一部精彩的电视剧,又喜欢同唱那首《朋友》。
清晨来到校园,女孩们银玲般的笑声会给人带来一天的好心情。一声“Good morning (早晨,您好)”,会使你感到这群校园女孩的天真和可爱。尽管女孩们爱哭,但雨过天睛之后,阳光会更灿烂,彩虹也一定更娇媚。
别让“弱不禁风,又娇又嫩”使你们对这些校园女孩失去信心。在人群鼎沸的球场上,朝气蓬勃的校园女孩绝不比那些自以为了不起的男生差,她们那娇健的身影,旺盛的精力,不得不使你改变往常对女孩的看法。
每一个校园女孩都有着一颗好胜、好强的心。她们决不愿输给任何一个男孩子。在课堂上,这群天真烂漫的校园女孩收敛了许多,她们一丝不苟、认真仔细的样子,真叫人感动。当然,在校园女孩春风得意或者是风雨交加之际,写信便成了她们倾诉的对象。她们经常说:“人生的路得自己走,但是切莫忘记,信是人生旅途上的一只鸿雁,一个避风港湾。”瞧,这群校园女孩对人生的感悟够深刻的吧!
————————————————————————————————————————————————
拉二胡的女孩     022  韦庆东
每个星期天的早上,我都去凉亭坐坐。要说目的,我却说不出来到底是为了什么。我只觉得我对这座具有中西结合建筑风格的凉亭有着情有独钟的感情。
这个星期天,一大早,我如往常一样拿着书提壶凉茶,到凉亭那里去。明媚的阳光,清脆的鸟韵,伴我走进了书境中。忽然,传来一阵悠扬却极其凄怆悱恻的二胡声。在我看来,二胡声是最让人伤感的乐声,何况拉的还是悲歌。我转过头,看见凉亭那边的那根梁下,依着一个长发女孩,怀中正抱着一把二胡在拉着,脸上眼角闪烁着荧光。我曾经在镇上的中学生歌唱大赛中听过女孩拉的这首曲子,叫《妈妈啊妈妈》,是我迄今所听过的最伤怀的一首曲子。我不解女孩为什么会拉这首曲子。
二胡声悠然停住了,女孩发现我正注视着她。在她抬头看过来的瞬间,我看见她脸上的泪光在朝阳辉映下,特别的刺眼。她好像意识到自己的窘态,连忙转过身去,拭去脸上的泪珠,并让风吹干了泪痕。她再次转过头来的时候,我还在看着她,她的脸一红,转过身,对面前的池塘发呆。偶然,塘边会游过一群小鱼。它们在鱼妈妈的带领下,尽情嬉戏。女孩看着看着,不觉又是泪痕满面了。她低头用袖子抹了一把,然后抱着二胡开走了。在她回眸的瞬间,我捕捉到了她眼中的那抹悲伤之意。
我目送女孩远去。路上,传来阵阵断断续续的二胡声,伤感的二胡声。树上鸟儿的叫声也跟着悲伤起来,我也感到眼前的一切变得模糊了。一揉眼睛手竟然热热的,呀,是泪水。
在以后的几个周末里,在凉亭我总会邂逅这个女孩,她也像我一样,每周必到。但是我注意到了,她每次在凉亭逗留的时间只有十二分钟,而这段时间也正好拉两遍那首曲子。时间一到,她就抱起二胡走了。
我满腹狐疑,她拉二胡好像有规律似的。有一次我终于忍不住问她:“你为什么每个周末都来这样拉二胡?”她轻咬了一下薄唇,低声说:“为了纪念妈妈。”说着竟然啜泣起来。我一惊,正想委婉问她背后的故事,她却先开口了:“因为我妈妈,她已经走了。”说罢豆大的泪珠顺着她的脸颊流下来。我又问她为什么每次只拉十二分钟。她说她妈妈自从患了癌症后,就不肯打针吃药,她要把这些钱省下来给女孩读书,终于母亲年轻的生命被无情的病魔夺走了。她爸爸告诉她,母亲临终前母女拥抱只有十二分钟。
女孩说得满面泪花。我说,你可以拉多一次这首曲子吗?她再次轻咬薄唇,“嗯”的一点头,就握着二胡拉了起来。我只觉得自己一下子从高高的山上掉到了黑沉沉冰冷的谷底,心也被利剑刺得千疮百孔……一曲已完,女孩已经是泣成了泪人,我只觉得天地间雾蒙蒙的一片,一抹双眼竟是烫手的泪珠!女孩走了,我一看表,正好十二分钟。
目送女孩的身影渐渐变小直至消失,我的脑际还在重现刚才的那撕人心肺,断人心肠的二胡声,和那段催人泪下,让人欲罢不能的歌词:妈妈,亲爱的妈妈,你知道女儿在想你吗?妈妈,我的妈妈,亲爱的妈妈,妈妈,妈妈——
————————————————————————————————————————————————
那天那时那背景       01己 梁宇姗
我的家庭并不富裕,但我有一个充满欢笑、温暖无比的家庭。有爱我的双亲,有疼我的“手足”。最让我激动不已的,是我的父亲。
小的时候,总爱爬上父亲的肩头,自在又得意。而父亲总是用他的大手,把我高高地举过头顶。长大了,进入了归义中学,再也不是那常爬到父亲肩膀的小丫头了。每次到家里,父亲看见我的眼里,多了几分深沉。我知道,父亲是希望我学好知识,像哥哥一样考上大学,不再重走父亲那坎坷的人生道路。我也知道我自己肩负重任,信心十足,不辜负父望。
记得那是放假的一天,在田里忙碌了一天的父亲疲惫地回到家里,看到我回到家什么话也没有说,默默地做起了家务。而我呆立在原地,看着他那微弯的背影,泪水夺眶而出。看着他那肩膀,再也不是把儿时的我架在宽阔的那肩膀,此时此刻此景,一种内疚的感觉油然而生。父亲在厨房里忙碌着,为的是让我安心学习,不要担心家里的事。为了他读书的小女儿,他让岁月的皱纹爬上了眉间。岁月沧桑,人情冷暖,父亲面对生活的重担, 仍是那么坚强,为的是让我好好念书,面对那背影,我想了很多很多,也憧得了很多很多。
而今我长大了,激励我前进的动力却是那夜的背影。那背影里,有父亲对女儿的希望,也有父亲对女儿的爱,我也知道读懂这份父爱,须用一生去品味。
 

如需转载本文,请联系韦庆东,谢谢!本文链接:创作屋 - 韦庆东的原创博客 » 十二年前岑溪归义中学校刊《丑黑马》(总第26期)我和其他同学发表的文章合集(三)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