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慈父

一头黑白参互的短发,一张国字型的脸孔,浓浓的长眉下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一身朴素的衣服映衬出他的憨厚、老实。远望那略驼的背,这是他为一家人所付出的最好的见证。

我所说的他,正是家父。父亲是地地道道的农民,读书不多,却通情达理。难得有以为这样的父亲,我打心眼里高兴。

大凡人的童年都是贪玩的,我小时候就因为贪玩,被父亲“教训”过不少。但是父亲的教训很特别:他从不打我,而是埋怨自己。记得读二三年级的时候,有一天放学后,我因为和同学去玩捉迷藏玩到晚上六七点才回家,我刚踏进家门,父亲看着我晚归的我问道:“什么原因回来晚了?”我心惊胆战害怕父亲会又打又骂,但是我还是说了实话:“去玩了……玩过头了……”说完我就开始想:如果父亲打我了,我是该逃跑呢还是该乖乖的站在原地受罚呢?

“唉!”父亲一声长叹,并没有打我:“快去洗澡吧。饭菜要凉了。”说完他就到柴堆里去劈柴了。

我洗完澡了,也吃完饭了,我还听到柴堆里传来劈柴声。于是我走向柴堆走去。接近柴堆,我听到父亲在自言自语道:“唉,劈点木柴都需要能力,怎么有能力教育儿女呢?”

“爸爸,先收工吧,去吃饭了啦。”我走进柴堆里,对爸爸说道。

“噢不,还不行。都怪我贪玩,和人聊天太久了,这两堆柴还没劈完,一定要干完活才能吃饭。”父亲说着,用衣袖拭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又挥动起手中的斧头。

“爸爸,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贪玩了,再也会玩到很晚才回家,再也不会了!爸爸,快进屋吃饭吧。”看见父亲的背都被汗水湿透了,脸也慢慢变青,我急得就要哭了。

“你知道错了吗?”父亲挥动着斧头气喘喘的问我。我点了点头说“嗯!”

“那好。走,我们进屋吃饭去吧。”父亲丢下斧头,拉着我的手进屋。

多么难忘的教训啊,多么特殊的教训啊,多么深刻的一份慈父之爱啊!

【博主注:文章作者系 01戊 莫金莲】

如需转载本文,请联系韦庆东,谢谢!本文链接:创作屋 - 韦庆东的原创博客 » 家有慈父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