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称”趣事

某日在路边偶遇俩青春阳光中学生谈校园趣事,唤醒我记忆深处的中学时代的万条千丝,久久不可平静。遂,作此短文,姑且算重温旧日往事,曰之《“简称”趣事》。

当年九月,到归义中学上高中。初来乍到,和同学交往时发现一个特点:归中的同学嗜好说简称。记得有一次,某君对我说:“借你的钢水用用。”我大惑不解,我又不是炼钢工人,何来的钢水呀?于是我摇了摇头,说没有。此君说你明明就有!说着便径自把手一伸,从我的课桌里掏出一瓶某某牌钢笔墨水来,说这不就是了吗?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他把“钢笔墨水”简称成“钢水”了。

还有一次,某女生问我有没“订机”,我愕然。我一介贫困书生,哪来的钱和时间外出旅行哟,她为何就问我有没订了机票了呢?难道她想让我搭伙跟她一起飞?最后她举起一本散落的作业本说:“你有没订书机?”我这才知悉她所谓的“订机”是指“订书机”的简称。

另外的一次,我和俩君篮球场边席地而坐看球赛,中途不断有来观赛者落座我们旁边。一君拍我肩,道:“社长(我当时可是归中“丑黑马”文学社的社长哦,呵呵),过儿。”我坐在地上抬头仰望着他,一头雾水。我当时的愕然表情不亚于当下影视剧里皇室公公给跪下在下面的大臣突然宣布圣旨时大臣的一脸蓦然。此君见我愕然混沌且一动不动,释道:“请你过去一点儿,给我腾点地方,我也要坐下来。”我这才恍然,原来“过儿”是“过去一点儿”的意思。又是简称搞的鬼,害我不悟意。

归中同学口中诸如此类的简称还有很多,现已时过境迁十年有余,已不能一一想起。当时,在我细思慢想后悟出一个门道来:世间上有些事物可以用简称,如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可以简称为“北大”和“清华”,但有些事物是不可以用简称的,若把他们简称了,歧义便见,如“上海某某吊丝厂”和“自行刹车厂”(姑且不说现实中估计这些工厂是否真正存在),如果你把他们简称了就成了“上吊”和“自刹(杀)”了。再假如,归义有条路叫归义西路,你要去那里,你是不是会问:“归西路在哪里”呢?还有,假如你要去西安市天京镇(姑且不说这地方是否真的存在)旅游,去买票的时候你是不是会这样对售票员说:“我要去西天,多少钱”呢?

唉,这真的是无奈的幽默,无奈的简称哟!

如需转载本文,请联系韦庆东,谢谢!本文链接:创作屋 - 韦庆东的原创博客 » “简称”趣事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