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店里的服务员(原创作品)

前几天整理东西的时候,在某角落里翻出了一篇十几年前写的文章(应该可以说是小说吧),应该是写于1999年或2000年左右,当时我在诚谏镇第二中学读初中。也就是现在看到的这篇文章了。现在看看觉得挺可笑的吧。大家也来看看我当时在不成熟的情况下写的不成熟的文章吧。

文化书店是我最喜欢的一间书店。它是唯一一间不在闹市的书店,环境优雅,也很幽静。

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去这书店了,店内的格局布置有了很大的变化。当时不同的书柜书架是用毛笔字写着各类书籍分类贴着上面的,像“文化类”“学生辅导书”等等,现在是用七寸朱漆黑体大字印在一块类似台历一样的双面立架上,摆放在相对应的书架上面,老远就能看清书籍的种类和位置了。另外,在天花板的各个角落多了一个个音箱,优雅绵延的音乐在整个书店内漫延着。

“先生,您好,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吗?”正在我打量着书店内的新装饰的时候,一个银铃般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了。这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子的声音。我看了一眼她,跟店内其他服务员一样的统一服装,衣服的胸前印着“文化书店”几个字,左边胸口上夹着一张工作证。她双手自然的搭在背后。她的一双明眸像是两汪秋水,机灵而有神。

“先生,您好,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吗?”她再次有礼貌的问我。

我有点不好意思了,我的年龄和她也就差不多了,她用“先生”称呼我,怪别扭的。但是对于她的一厢礼仪,我也只能以礼相待了:“我,还没有什么需要你帮忙的,如果等下有什么需要你帮忙的,我再找你好了。”说着,我就走了进去了。

我到前台放好了我的提包——这是书店的规定,进入书店就要把包袋放到指定的地方——然后就开始去找书了。我首先选择了“中国近代文化”的书架,挨本书的在找看看有什么喜欢的书。我找书的习惯和别人不太一样,别人一般是从上到下从左往右这样找,而我是从下到上从右往左这样找的。最底下的三排书架都瞄过了,没有什么特别吸引我的。

这时候,那个银铃般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来了:“先生,我为您介绍一本新书吧。这一本,池莉女士写的,您看看吧。”我有些吃惊,问她:“你很喜欢书吗?”她莞尔一笑,说道:“那还用说吗,如果我不喜欢书又怎么会来书店上班呢?”我正要问她其他的问题,这时候旁边来了两位读者,找她去介绍了。

趁她走开的时间,我翻看了几页这本她介绍给我的池莉的作品,感觉还真的不赖。在我看到第七页的时候,那服务女生又回来到我旁边了,继续用她的银铃般的声音说:“不错吧,这是一本真的不错的书呀,我看过了觉得不错才介绍给你的呀。”我点了点头,笑说:“在书店工作应该很幸福吧,每天都可以免费看书店里的书。”这时候我发现她的脸有点红,她低声的说:“不是的,书店规定,我们这些服务生是不可以看书店里的书的呀,想要看就得买回去。要是在书店里看书,被老板发现了就要被解雇的呀。”这一刻我居然无言以对了。

良久,我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只问了一个很傻的问题:“你为什么会在这书店里上班呢?”她低着头,眼眶红了。从后来的谈话中我才得知,她是一名山村里的中学生,今年才读初一,但是由于家里贫苦,初一才上了一个学期就辍学了,虽然一直是班上的成绩最好的一个,还是市里的“三好学生”。她选择辍学只为了能让他的弟弟可以继续上学,而她喜欢读书,就选择到书店里来工作,顺便挣点钱为家里减轻一点负担。
听了她的故事,我的心底油然而生一股怜悯之情。我拿起那本她给我介绍的池莉的作品,再去到“青少年读物”的书架上挑了一本冰心的文集,然后去前台交了钱。然后我把那本冰心文集送给了她,临走的时候对她说:“希望你可以重回校园去。”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心情是很沉重的。
我正要走了,她又用她的银铃般的声音叫住了我:“我可以要你的地址吗?”

我看了她一眼,她一手把冰心文集抱在怀里,另一只手递着一张纸条。我犹豫了一下,最后那是结果纸条,在上面写下了我的地址。然后就走出了书店。

“谢谢你,哥哥!”我的身后穿来了她的声音。我猛地震惊了。不为为什么,就那个“哥哥”,只觉得比之前的那个“先生”舒服很多而已。
回头间,发现她正在对我挥手道别,而我竟大步走了,没有挥别。

如需转载本文,请联系韦庆东,谢谢!本文链接:创作屋 - 韦庆东的原创博客 » 书店里的服务员(原创作品)

赞 (0)